你的位置:夜色资讯 > 精品推荐 >

日军苦心蓄意松山据点,战前放言:远征军不死十万人妄想拿下此地

日军苦心蓄意松山据点,战前放言:远征军不死十万人妄想拿下此地

滇西反攻战中,三大战役中的另外两场战役是松山战役和龙陵战役。松山战役和龙陵战役是第11集团军打响的,期间在20集团军反攻高黎贡山之后。

松山仅仅一个场地名,是由二十几座长满了松树的山脊构成的,主峰高达2200米,这些山脊位于云南省龙陵县腊勐乡怒江西岸的高黎贡山南麓,扼守着滇缅公路,山脊上的炮火径直恫吓滇缅公路上的车辆。淌若不成占领松山,滇缅公路则无法通车。

龙陵则是滇缅公路的必经之路,日军在此布有重兵。松山在龙陵的东面,第11集团军在度过怒江后,分兵攻打松山,而主力则绕过松山直取龙陵。

松山战役和龙陵战役,都是1944年6月4日打响的。古老通盘滇西的,都是日军第56师团,代号“龙师团”。据抗战老兵先容,日智囊团的代号,是在电报中时时使用的,宗旨是为了幸免电报骨子被破译。

龙陵有许多与龙关连的地名。龙陵,字面兴趣便是龙的茔苑,龙陵境内还有一座伏龙寺,松山上有一处阵脚叫滚龙坡……据战后参加了龙陵战役和松山战役的日军回忆,56师团的日军一来到龙陵,听到这些寓意久了的地名,心中就有了不详之兆。

居然,两年后,一语成谶,龙陵成为了龙兵团56师团的葬身之地。

松山战役开动的期间,远征军得到的谍报是,松山上仅有日军三四百名、火炮五门、机枪十挺。而事实上,当远征军开动攻打时,松山上照旧有了1260名日军、火炮22门。

一些史学家由此推断,那时是日军截获并破译了远征军的电报后,得知远征军要派重兵攻打松山,便向松山增兵,甚而远征军伤亡惨重。

第11集团军前锋71军度过怒江后,于6月4日攻占了腊勐,吩咐尚欠一个团的新28师攻打松山,两个团五六千人围攻谍报中所说的三四百人把守的松山,应该概略攻克;于是,71军的剩余队伍:87师、88师和新28师的84团,绕过松山,直逼龙陵。

松山注定是远征军反攻路上难啃的一块硬骨头,注定要让远征军付出惨重代价,因为日军在这里构筑了重重工事。

两年前,当日军占据松山,与中国戎行隔江相持时,56师团的56工兵联队就在松山上大力修筑古老工事,他们早就判断出中国戎行会有反攻的一天。

松山上多的是松树,日军的通盘古老工事都是土木结构,无数棵被砍伐的松树长短不一,搭建成墙壁和屋顶,它的坚固进度不亚于钢筋水泥。

这些由松树搭建的古老阵脚由多个主阵脚、子阵脚和前沿阵脚构成,每个阵脚均为不错独自撑持的环形古老工事,而工事的外围有铁丝网和地雷,内部有纯正和壕沟与别的阵脚陆续。

每个阵脚里都有可供恒久造反的弹药和食粮,每个阵脚都能与别的阵脚构成交叉火力,密密的交叉火力织成一道密密的陷阱,即使一只小鸟一只老鼠也无法穿越。

除此除外,为了拼集夜袭,日军还在松山阵脚上装配了照明竖立,一发现相等情况,阵脚前的电灯就通盘焚烧,亮如白日。日军觉得,精品推荐中国戎行不付出十万人的代价,妄想占领松山。

松山战役在日自身看来,亦然一个举足轻重的战役,时于本日,日本的各样竹帛中还时时出现这场战役。日自身口中的这场战役,不叫松山战役,而叫拉孟攻坚战,日本守卫松山的戎行,叫做拉孟守备队。

在一篇日自身所写的名叫《拉孟守备队的勇战和瓦全》的著作里,有这么的翰墨:

“第20集团军在北线反攻开动时,56师团113联队长松井秀治大佐接到师团敕令,在各守备区留住最少搁置的军力,带领主力向腾越(中国方面叫腾冲)方面开拔。这期间,野炮兵第3大队长金光惠次郎少佐担任拉孟守备队长,指令在拉孟的残留队伍。在这以后,松井大佐转战各地,再莫得概略复返拉孟。”

松山前方的中国炮兵,全套美英装备的中国远征军,战斗力已普及日军拉孟,也便是松山,那时日军竖立为:人员1260名、山炮12门、100毫米榴炮八门、速射炮两门,估计22门。

松山战役结束后,113联队联队长松井秀治大佐在电令金光惠次郎少佐烧掉军旗后,剖腹自尽。

守卫松山的金光惠次郎是炮兵出生,在南昌战役中,金光惠次郎躬行指令一门野炮抵近射击,甚而中国第29军军长陈安宝中将殉难。松山战役中,金光惠次郎也被远征军一颗炮弹炸碎。这便是报应。

通盘八年抗战中,日军烧毁过两次军旗,一次是腾冲战役中,148联队烧毁了军旗;再一次是松山战役中,113联队烧毁了军旗。

服部卓四郎所著的《大东亚战役全史》记录:自1874年1月23日,日本明治天皇对近卫步兵第1、第2联队亲授军旗为开拔点,尔后凡日军新编成之步兵及马队联队,必由天皇亲授军旗,以为队伍和谐之中枢,将士对军旗之精神,举世无比。

在日自身的眼中,军旗比联队的生命更紧迫,它是军国主义的死字。军旗被笑烧,则示意此联队建制取消。

松山战役,同腾冲战役通常,是远征军抑制日军烧毁军旗,取消建制的惨胜之战。

松山战役在中国抗日战役史上,以战役级参加和阵亡,赢得了计谋级的战役方针。

战役的到手,冲破了滇西战役僵局,拉开了中国大反攻序幕;滇缅公路不错流畅无阻地运载广泛队伍和装备、物质及重炮兵源源通过了这个“东方直布罗陀”,向龙陵战场开去,场所立即逆转。

战役的到手,不仅大大增长抗日到手的信心,还冲破滇西战役僵局,拔下滇缅公路上最硬的钉子,为最终买通公路奠定了基础,拉开了中国大反攻序幕。

这次战役是中国抗日战场初次赢得到手的攻坚战、中国计谋反攻阶段“治愈点”之战,亦然中国戎行初次歼灭一个日军建制连队(团)的战役、日军在亚洲战场的第一个所谓“瓦全”战。

日本天皇亲授的联队军旗被毁,旗冠深埋地下,113联队不复存在,成为日军在中国战场上初次留传上千具遗骨迄今无法收殓的败仗。

这次战役也成为平地森林攻坚战的典范,因有雨季等成分,具有很高的军事学参谋价值。被写入美国军校讲义

发布于:湖北省声明:该文意见仅代表作家自身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办事。